琗麖103

sè琗jīng麖 圈杂:萨莫 狼队 EC 贱虫 银土 拔杯 亚梅 00Q 丑蝠 盾铁 德哈

摸鱼

ModestBreeze:

  本来这个是会画成图的,但是由于一些原因决定就当作一个概念图+文字说明+艺术品介绍来呈现了。(就你破事多)




  这个点子是致敬我非常喜欢的一件装置,达米恩赫斯特的一件作品。作品的呈现方式就是将鲨鱼尸体进行处理后放入透明的防腐液体中,(其实和标本挺像的):




这件作品的名字叫做《生者對死者無動於衷》(The Physical Impossibility of Death in the Mind of Someone Living)


体贴地给第一次知道的人留下震撼用时间(ntm)








然后东施效颦化用这件装置画了一个《死者对生者无动于衷》





关于原作,最震我的一点在于他将观众化为了作品的一部分,这系列中有的作品(《被分离的母与子》)是切片的(因为呈现方式接近,这里就放一起说),观众就从它们身体构成的通道间走过,就像自己是看透了它的一生,然而人们始终冷漠又怀着生人特有的优越感。剩下的不敢过分解读,有兴趣可以自己去看看,非常神的一系列作品。




至于把这个概念反过来用到这对身上,想表达的就是死者特有的冷漠了,无论你爱他,恨他,崇拜他,唾弃他,将他放入神龛,放入展柜里,死者一言不发,死者无动于衷。他在抗拒生者,用玻璃、福尔马林、以及冰冷又僵硬的躯干。他现在是石膏,是膜扎膜扎里的那个M,HC即便曾经了解过他,感受过他的温度,现在却与其他参观的观众没有什么区别,也许他会多停几分钟,三五分钟是极限了,然后被后来的人们推搡着离开。


下一个展厅是伟大的音乐家莫扎特,当然,他不会回应你的。





评论
热度 ( 395 )
  1. 琗麖103ModestBreeze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琗麖103 | Powered by LOFTER